七月十五鬼节,看“鬼”字的来历与书法的历代写法

综艺节目 浏览(1295)
龙8国际手机pt网址

   16:29:41 茶香生活家

  文:高天晨

  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,是中元节。中元节是道教的说法,''中元''之名起于北魏。根据古书记载:''道经以正月十五日为上元,七月十五日为中元,十月十五日为下元。''中元节与除夕、清明节、重阳节(除、清、九)等三节,都是中国传统节日里祭祖的四大节日。

  而在佛家,今天为“盂兰盆节”。《梦粱录》记载:“七月十五日,一应大小僧尼寺院设斋解制,谓之法岁周圆之日。其日,……宗亲贵家有力者,于家设醮饭僧荐悼,或拔孤魂。”

  

  而七月十五日,民间更多的称之为''鬼节''、''施孤'',又称“亡人节”、“七月半”。相传那一天地狱大门打开,阴间的鬼魂会放禁出来。有子孙、后人祭祀的鬼魂回家去接受香火供养;无主孤魂就到处游荡,徘徊于任何人迹可至的地方找东西吃。

  这其实是一种把“鬼”当做可怜的人来看待的思维意识,即人即使死去,也会以另一种方式存活。古人避讳死亡,“鬼”是某种避讳,但是却又是愿意谈论的话题。清代文学家蒲松龄便搜集了很多民间故事在他的《聊斋》里,很多都是关于鬼。

  

  “鬼”字的字源图示。

  “鬼”这个字其实是我国先民对死亡的恐惧,这个字的古字形即上面画了个死人可怖的样子。《说文》中解释“鬼”为:“人所归为鬼”。即鬼也有“归”这个字的意思,读音也类似。死亡即是回到来时的地方,这个解释颇有轮回的意味。其实依然是对死亡恐惧的一种心理慰藉。

  还有一种说法,是说这个字来自巫觋文化,是巫师带着可怕的面具所扮演的魔鬼怪物,不论如何,这个字都散发死亡的气息。甲骨文的写法,有的还在旁边加上了“示”表示祭台,这也是对死者或者化为鬼的祖先或者亲友的一种祭祀场景。

  

  甲骨文“鬼”

  而在金文里,有的写法是旁边加上了“攴”,“攴“是手持小棍之意,表示打击惩戒。这个字形体现了对死亡的驱赶和忌讳。面对死亡,一方面有对亲人离去的纪念,一方面又有害怕恐惧的驱赶。死亡是让先民内心矛盾的。

  

  “鬼”是古人世界观中,人死后的另一个空间的存在状态。《礼记·祭义》中说:众生必死,死必归士,此之谓鬼。而鬼也因生前的情况而有不同状态,屈原在《楚辞》中说:“身既死兮神以灵,子魂魄兮为鬼雄”。这句话也被李清照用来形容项羽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。

  古人的世界观是一体的,不论在哪个空间的存在状态,都是相互影响的。即使“投胎转世”也还会有之前的能力功过的烙印。金文《来盘》中的“鬼”,是行走在大路上的鬼,似乎是在飘忽不定的游荡。

  鬼在古代文化中也表示“隐秘不测”,表示一种超出常人范畴的灵活性。比如形容一个人的能力“神出鬼没”。《韩非子·八经》中说:“故明主之行制也天,其用人也鬼。”

  

  《来盘》中的“鬼”

  而我们形容一个工艺的精巧非人力所能及,也会说“鬼斧神工”,才情不同于常人,思路奇异的变称之为“鬼才”,唐代诗人李贺,诗风怪谲浪漫,变称之为“诗鬼”。“鬼”和“魔”又有意义上的细微差别,魔更像是失控而病态的鬼,更呈现一种狰狞而无法自制的状态。

  战国楚简中的“鬼”,延续了表示祭祀的“示”的写法,只是变成上下结构。用笔大胆而有趣,简约率捷而又有灵动之意。

  

  小篆中保留了“鬼”字的两种写法,一种是跳舞的巫师,跪坐的人的形象变成一个像倒着的问号,这个符号后来被写成“厶”。而另一种写法即简化了“示”字的祭台象形,变成一种流线型的写法,充满流动感。

  

  秦代的《云梦睡虎地秦简》中的“鬼”写法继承了第一种小篆写法,笔法变得更加简约。

  

  汉代隶书《曹全碑》中的“鬼”,结构清晰,笔法潇洒灵动,主笔突出延长,有一种舞动之感。造型很好的体现了动态平衡。

  

  《曹全碑》中的“鬼”

  唐代褚遂良在《阴符经》中的楷书“鬼”,笔法飘逸灵动,似乎在跳着诡异而致命的舞蹈。《阴符经》是道家经典,道家中“鬼”其实是一种阴性能量,中元节是为了超度这种力量。

  中国文化中,纪念的其实并非“鬼”,而是曾经的人。这和西方的“万圣节”非常不同。中国人本质上尊敬的是祖先和天地。即使祖先已经成为了“鬼”,一方面要防着他们危害自己,另一方面却也依然要纪念他们。

  

  《阴符经》中的“鬼”

流畅呼应,笔法跳动而有弹性,结体严谨不失平衡。

  

  唐寅行书“鬼”

缠绕交错,力量一泻千里,节奏明显,笔画简约成了环绕的弧线,这让这个草书字更有了幽灵一般的形态。

  

  鲜于枢草书“鬼”

  七月十五日,说是“鬼节”,其实却是几年成为“鬼”之前的亲友和祖先。中国人崇拜祖先,企盼万古长春。佛道这一天是为超度亡魂,而民间却用各种形式给这一天来到的另一个空间的祖先们以供养。七月十五的鬼节其实是一个充满慈悲心态和人情味的节日。

  

  中元节的孩子们

  

  文:高天晨

  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,是中元节。中元节是道教的说法,''中元''之名起于北魏。根据古书记载:''道经以正月十五日为上元,七月十五日为中元,十月十五日为下元。''中元节与除夕、清明节、重阳节(除、清、九)等三节,都是中国传统节日里祭祖的四大节日。

  而在佛家,今天为“盂兰盆节”。《梦粱录》记载:“七月十五日,一应大小僧尼寺院设斋解制,谓之法岁周圆之日。其日,……宗亲贵家有力者,于家设醮饭僧荐悼,或拔孤魂。”

  

  而七月十五日,民间更多的称之为''鬼节''、''施孤'',又称“亡人节”、“七月半”。相传那一天地狱大门打开,阴间的鬼魂会放禁出来。有子孙、后人祭祀的鬼魂回家去接受香火供养;无主孤魂就到处游荡,徘徊于任何人迹可至的地方找东西吃。

  这其实是一种把“鬼”当做可怜的人来看待的思维意识,即人即使死去,也会以另一种方式存活。古人避讳死亡,“鬼”是某种避讳,但是却又是愿意谈论的话题。清代文学家蒲松龄便搜集了很多民间故事在他的《聊斋》里,很多都是关于鬼。

  

  “鬼”字的字源图示。

  “鬼”这个字其实是我国先民对死亡的恐惧,这个字的古字形即上面画了个死人可怖的样子。《说文》中解释“鬼”为:“人所归为鬼”。即鬼也有“归”这个字的意思,读音也类似。死亡即是回到来时的地方,这个解释颇有轮回的意味。其实依然是对死亡恐惧的一种心理慰藉。

  还有一种说法,是说这个字来自巫觋文化,是巫师带着可怕的面具所扮演的魔鬼怪物,不论如何,这个字都散发死亡的气息。甲骨文的写法,有的还在旁边加上了“示”表示祭台,这也是对死者或者化为鬼的祖先或者亲友的一种祭祀场景。

  

  甲骨文“鬼”

  而在金文里,有的写法是旁边加上了“攴”,“攴“是手持小棍之意,表示打击惩戒。这个字形体现了对死亡的驱赶和忌讳。面对死亡,一方面有对亲人离去的纪念,一方面又有害怕恐惧的驱赶。死亡是让先民内心矛盾的。

  

  “鬼”是古人世界观中,人死后的另一个空间的存在状态。《礼记·祭义》中说:众生必死,死必归士,此之谓鬼。而鬼也因生前的情况而有不同状态,屈原在《楚辞》中说:“身既死兮神以灵,子魂魄兮为鬼雄”。这句话也被李清照用来形容项羽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。

  古人的世界观是一体的,不论在哪个空间的存在状态,都是相互影响的。即使“投胎转世”也还会有之前的能力功过的烙印。金文《来盘》中的“鬼”,是行走在大路上的鬼,似乎是在飘忽不定的游荡。

  鬼在古代文化中也表示“隐秘不测”,表示一种超出常人范畴的灵活性。比如形容一个人的能力“神出鬼没”。《韩非子·八经》中说:“故明主之行制也天,其用人也鬼。”

  

  《来盘》中的“鬼”

  而我们形容一个工艺的精巧非人力所能及,也会说“鬼斧神工”,才情不同于常人,思路奇异的变称之为“鬼才”,唐代诗人李贺,诗风怪谲浪漫,变称之为“诗鬼”。“鬼”和“魔”又有意义上的细微差别,魔更像是失控而病态的鬼,更呈现一种狰狞而无法自制的状态。

  战国楚简中的“鬼”,延续了表示祭祀的“示”的写法,只是变成上下结构。用笔大胆而有趣,简约率捷而又有灵动之意。

  

  小篆中保留了“鬼”字的两种写法,一种是跳舞的巫师,跪坐的人的形象变成一个像倒着的问号,这个符号后来被写成“厶”。而另一种写法即简化了“示”字的祭台象形,变成一种流线型的写法,充满流动感。

  

  秦代的《云梦睡虎地秦简》中的“鬼”写法继承了第一种小篆写法,笔法变得更加简约。

  

  汉代隶书《曹全碑》中的“鬼”,结构清晰,笔法潇洒灵动,主笔突出延长,有一种舞动之感。造型很好的体现了动态平衡。

  

  《曹全碑》中的“鬼”

  唐代褚遂良在《阴符经》中的楷书“鬼”,笔法飘逸灵动,似乎在跳着诡异而致命的舞蹈。《阴符经》是道家经典,道家中“鬼”其实是一种阴性能量,中元节是为了超度这种力量。

  中国文化中,纪念的其实并非“鬼”,而是曾经的人。这和西方的“万圣节”非常不同。中国人本质上尊敬的是祖先和天地。即使祖先已经成为了“鬼”,一方面要防着他们危害自己,另一方面却也依然要纪念他们。

  

  《阴符经》中的“鬼”

流畅呼应,笔法跳动而有弹性,结体严谨不失平衡。

  

  唐寅行书“鬼”

缠绕交错,力量一泻千里,节奏明显,笔画简约成了环绕的弧线,这让这个草书字更有了幽灵一般的形态。

  

  鲜于枢草书“鬼”

  七月十五日,说是“鬼节”,其实却是几年成为“鬼”之前的亲友和祖先。中国人崇拜祖先,企盼万古长春。佛道这一天是为超度亡魂,而民间却用各种形式给这一天来到的另一个空间的祖先们以供养。七月十五的鬼节其实是一个充满慈悲心态和人情味的节日。

  

  中元节的孩子们

  

达到当天最大量